返回

復仇者全民投影

07/05/2015

信報財經新聞 | C05 | 文化評論 | 戲上心頭 | By 陳鈞潤

對編劇鄭國偉又愛又恨!很欣賞他的《二月十四》:戲裏戲外都撮合良緣。很不喜歡他獲獎的《最後晚餐》:是瑪莎梅遜(Marsha Mason)《半句晚安》(Night Mother)的雙重負能量版!母子從互相傾訴要自殺的多元活不下去原因、進一步合謀、要殺害苦二人一世那父/夫「死佬」!連續兩晚看他兩部新作,很喜歡中英劇團的(輸給《南丫島……》的亞軍最長劇名)《復仇者傳聞之驚天諜變反擊戰》!

我較喜歡有character development的劇本。例如看鄭國偉另一新作、香港話劇團重演完《最後晚餐》之後演出的《最後作孽》。監製梁子麒說:「本來這個戲叫《家庭作孽》最貼切,可惜用過了。」那是2003年拙譯,分別是《家》劇的家庭人人是壞蛋、除了一家之主黃秋生扮演的麥齊家,開頭充滿正義感,在劇中逐步給家人腐敗同化,成為「大佬」!《最後作孽》的暴發戶家庭,一開始已經全部壞人,兒子到尾以對白交代:父母的忽略怎樣令他變成如此。正如《最後晚餐》劇中對白交代:人人一開始已絕望無可救藥,這不是我最欣賞的公式。

科幻特技呈現舞台

《復仇者傳聞》卻是我那杯茶。首先這是真正的多媒體劇:錄影與演員配合得上佳,微電影的序幕,介紹復仇者戰隊成員:黑超鐵板(楊偉倫)、黑寡婦(王曉怡)、大鑊隊長(麥沛東)、細蛛俠(張志敏)和青木瓜(黃天恩),如何打敗外星人軍團;而黑眼圈司令(導演盧智燊影音演出),卻因黑超鐵板違命輕舉妄動而犧牲。黑超鐵板的內疚,後來與司令鬼魂的巨型頭像投影——說是「高科技發展問米」——對話而解開心結。最後的一場復仇者戰隊重披戰衣、大戰外星人,錄影隊員的飛天,天衣無縫接台上真人的降落,是少見的舞台特技科幻呈現。還有SIRI(藍真珍聲音演出)像尖端科技的衛星導航,為黑超鐵板設計逃走路線,和引入與司令隔世對話。

序幕與最後的兩場大戰、之間的大部分劇情,由戰隊成員於序幕戰後、隱居二十年後展開:Hulk影子的青木瓜「移民」泰國禪修;Iron Man般的黑超鐵板,在保存懷舊色彩的村店,賣黑椒鐵板快餐。大鑊隊長變成大鑊強,賣街檔炒栗子:用的大鑊,正是原來有洋紫荊區徽在中央那面盾牌!徐娘黑寡婦在村店流連,渴求歸宿。他們與純樸村民:小學生峰峰(鄧艷玲)、峰嫲嫲和業主娟姐(高少敏兼飾),相處融洽,代表傳統街坊文化的溫馨。這寓言故事,投影不同的社會深層次矛盾:壞人代表,由化身地球人巨富的外星刀柏司令(魯文傑)統領,與高官林廖丹丹(胡麗英)——影射昔日「好打得」、今日與打的目標同流——勾結,收購最後一塊村店地,要把鄉村「發展」成為新城市。於是劇情是自憐老去的復仇者戰隊,由當年抱打不平,變成今日順民,最突顯是以前「我不帶頭誰會去」的黑超鐵板,因為這一馬當先衝動、曾間接害死司令,變成「我不去自有別人去」;隊員個個在面對欺壓不公趕盡殺絕時,懦弱苟且退讓!只有細蛛俠做了新聞攝影記者,仍然嫉惡如仇,鼓動舊戰友對抗霸權!

善用停頓笑位不絕

我讚過盧智燊導演善用pregnant pause, 今次是觀眾笑得最大反應:黑寡婦向細蛛俠傾訴歸宿難求時,回答他問年齡說:「四十五」之後那笑位,細蛛俠表情尷尬,無言緩緩旋頭面向觀眾,在極有效果停頓後吶出:「原來老我咁多」、引起哄堂!而我欣賞戰隊由遲疑的哈姆雷特、逐漸恢復正義感,為救老弱婦孺的峰峰祖孫兩人,遭毒手加害迫賣村屋,終於重振雄風,真正做到「復仇者」,向惡勢力宣戰!而大家享受的是,我描述的聽來老套劇情,一直以密集笑料輕鬆展現。我只舉一些:黑寡婦兵器庫的橙色雨傘、壞人警衞暗角打人、大鑊強栗子檔每次有顧客就被查牌……可想而知觀眾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