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年又七年—— 從舞台到頒獎台的胡麗英

16/04/2015

澳門日報 | E04 | 演藝 | By 小蝶

香港的中英劇團早前重演去年獲得多個獎項的間諜喜劇《搏命兩頭騰》,一人分飾三個角色的演員胡麗英亦憑此劇獲頒當屆“香港舞台劇獎”的“最佳女主角”(喜╱鬧劇),繼上屆奪得“最佳女配角”(喜╱鬧劇)後再奪更高的殊榮。她如何成為一名成功的舞台演員?且聽她娓娓道來。

胡麗英與戲劇扯上關係全憑一個緣字。她唸書時很愛打排球,中五那年某天在操場上玩球之際,一位老師忽然在校舍高處喊她:“那名正在打排球的同學,你可想學習戲劇啊?”原來學校安排了課餘戲劇班,一名同學因病缺席。負責老師為了不想浪費學席,便隨口問恰巧被她看見的麗英參加與否。麗英毫不猶豫立即球衣也不換走進班房,開始她的戲劇生活。

為何麗英不用考慮便加入戲劇班呢?原來當她只有七、八歲時,在可立中學唸書的哥哥曾經帶她看由校內老師杜國威編劇的《遍地芳菲》演出,她被安排坐在學生群中。年紀小小的她已經被四周的氛圍感動:台上的演員努力將故事演繹,台下的學生觀衆在謝幕時起立鼓掌以示尊重老師。這一幕令她感動流淚,更深深印在心中。所以她一旦受到“戲劇之神”感召時,便立即“應召”。當她完成課程後,更參加演出《夢想組曲》。當時一位來自另一間學校的戲劇班同學準備報考香港演藝學院,並且主動為麗英報名。結果只有十六歲的麗英與另外兩名同學擊敗了千多名報考者,開展她在演藝學戲的五年生涯。

二○○一年,麗英畢業了,一直以自由身身份與很多劇團合作。早上,她到不同的學校巡迴演出;晚上,她在專業舞台上演戲。那時的酬勞很低,她曾經試過三個月的工作只收得八千元和兩個月的工作收取四千元的薪水。同時,她更要每個月償還三千元貸款給政府。“我一收到工資便立即將‘八達通’增值得滿滿,因為我可以叫肚子捱餓,但不可以沒有足夠的車資讓我準時到達目的地演出。”麗英這番話讓人深深感受到演員成名前的悲哀。

“我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是7A班戲劇組的一個黑盒製作。他們是小本經營,所以酬勞不高。不過,那次票房出奇地好,竟然出售‘企位票’。劇團在演出後立即將額外的盈餘分給我們,我覺得他們很有良心。雖然我在以自由身演戲的七年中,工資平均每月只有一萬多元,我無法儲蓄,但我很快樂,因為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每次演出都很有挑戰性。”麗英是一名知足常樂的人,覺得自己的際遇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七年來,她一直工作不斷。有些時候,工作甚至排滿至一年半之後。“我也會問自己為何那樣幸運,常常被導演選中?可能是我合導演的眼緣,也可能是我的特質剛巧適合角色吧。”七年自由身演出的後期,展開她成為中英劇團駐團演員的契機。○五至○六年,她分別被中英的兩位客席導演陳永泉(導演《火之烏》)和莊培德(導演《孤星淚》),以及前總經理丁羽邀請當客席演員(後者邀請她演出《伴我同行》)。之後,另一位前總經理陳敏斌亦問她是否願意加入當全職演員。可惜,不久中英被削減資助,事情被迫耽擱下來,她要等到○八年才成為中英劇團的全職演員。麗英記得當時陳敏斌問她為何不遞交申請表,她的回答是:“我恐怕你們想起用新人嘛。”結果,她申請了職位,順利成為全職演員。

今天,麗英在中英任職又過了七年。回顧她成為劇團的“大師姐”前最初三年的日子,她自言很有壓力。“我感激劇團給我機會,因此我很擔心會犯錯,辜負人家對給我的恩惠和栽培。所以,我只躲在自己的‘安全區’(comfort zone)內,不敢突破自己。日子久了,我覺得我這名演員的表現很沉悶,沒有進步。幸好演員們能互相真心剖白,又會為其他同事尋求方法解決問題,令我得到支持。到了演《科學怪人》時,我開始恢復一點信心。因為那個角色是我憑遴選取得的,我應該相信自己的實力。之後,我從演出《天才一瞬》、《甩底嬌娃》、《莫劄特之死》等劇中慢慢培養自信。”不過,若說到真正令麗英覺得自己重拾自信的角色,應是她在《夢魅雪影》中的“自殺男”。在劇中她飾演一名自殺的男子,獲得評審們的青睞,給她“最佳女配角”獎項,讓她首嘗踏足頒獎台的滋味。翌年,她再接再厲,憑《搏命兩頭騰》獲得“最佳女主角”獎項,令演藝事業攀上巔峰。

這位“最佳女主角”表示她塑造角色前,首先給自己與角色一個距離,避免太快投入角色。“一開始便投入角色恍若掉進陷阱,很容易便一廂情願地只將劇本寫得清清楚楚的東西演出來。我們要做的剛好相反,應該從遠距離看角色,作出批評,並且找出劇本沒有說出角色不好的地方,即是劇場人所說的‘陰暗面’。譬如說,人人都知道白雪公主很可憐,不為繼母所喜。我們應該要做的是找出白雪公主惹繼母討厭的原因。只有加入自己的看法,才能令到角色有趣,亦不會千篇一律。”即使連續兩年獲獎,麗英依然很想進修,因為她不想停留在安全區中。“可以的話,我想到外國進修;不然,我也要多看別人的演出,觀摩學習,因為人生有限,知識卻是無限啊!”麗英表示,畢業後不久曾在澳門看Theatre Sports的演出,很欣賞這種表演形式。她猶記得那次由“戲劇農莊”的李俊傑帶領一班來自不同學校的學生一起在大三巴前表演,她被那群年輕人的團結力量和熱情感動。當她加入中英劇團後,亦曾跟隨大隊到水舞間宣傳《玻璃偵探》。“我覺得澳門觀衆很直接單純。可能澳門沒有太多舞台劇上演吧,所以當他們有機會看劇時,都會抱著熱情來到劇院,純以觀衆的心態看劇,而不會作出批判。”麗英對澳門觀衆這種印象,源自她在演藝唸書時首次到澳門演出《童謠謀殺案》,至今她仍欣賞澳門觀衆單純的熱情。

“現時演藝界愈來愈多學生來自澳門,單是中英劇團便已經有楊瑩映和黃天恩兩位澳門演員了。他們要離開家園到新的地方建立自己的事業,需要很大的勇氣和魄力,令我非常欣賞。”麗英坦言她沒有太深的書緣,卻對戲劇最感興趣。“我喜歡在台上演繹不同人的生命。演員本身的生活可能單調平凡,但卻可以通過演戲經歷不同的人生,那一刻已是真實了。有時候我在想:我除了演戲之外便不懂得做其他事情了,可以說是沒有選擇地做了戲劇這一行。不過,我亦可以說是戲劇選擇了我,甚至救了我哩!”麗英以感恩的態度對待她至愛的戲劇藝術。

小 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