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巴打修女》非男非女爆笑料

17/01/2017

由美國劇作家Dan Goggin原創的喜鬧劇「Nunsense A-Men!」曾被「劇場空間」改編為以香港作故事處境的《喜靈州……分享夜》,那時仍在「劇場空間」工作的張可堅如今放棄《喜》劇的做法,執導了由岑偉宗翻譯兼填詞的中英劇團新版本《巴打修女騷一Show》。/何俊輝

《巴》劇用回美國作故事處境,但提及的僅有汽車影院、布魯克林的窮困生活等少量美國文化,慣看荷里活電影的香港觀眾會感到此劇既欠美國風味又不像《喜》劇般具濃烈港味,少地方色彩的結果是可惹觀眾共鳴之處大減;幸好,導演聰明地用了五位男演員反串演修女,現場可見麥沛東、黃天恩、施標信、張學良和邢灝演修女時只是略為改變自己的聲線語氣及舉手投足,令角色有一種非男非女的「女人味」,而非追求似真女人的效果,偏偏這種「非男非女」演繹更易爆發出一些既瑣碎又意想不到的笑位,令觀眾的笑聲變得頻密。

互動環節 未夠熱烈

跟《喜》劇五位女演員一樣,《巴》劇五位男演員都不放過演出時間的每分每秒,竭力搞笑,結果在葵青劇院演藝廳演出的《巴》劇的確有相當熱烈的觀眾反應,可是熱烈程度卻遠遜於首演時觀眾人數少得多、在文娛廳/小劇場演出的《喜》劇,理由是Dan的原劇本有不少跟觀眾互動的地方,觀眾與演員的距離愈近(甚至零距離)就愈易使雙方在互動時產生更多身體言語上的即時反應、回應,《巴》劇在一個「問答環節」上尤其見到觀眾不像《喜》劇的觀眾般踴躍舉手(也可能出於問題或發問技巧沒趣),當時台上演員硬說有人舉手便顯得場面尷尬。

《巴》劇有不少看完也笑不出、過目即忘的胡鬧小笑料(如施標信飾的Anne指自己頭上戴了一頂「生芒果」的帽子),幸好也有一些經精心編排或字句寫得過癮的出色笑料逗得觀眾狂笑,如Regina(麥沛東飾)說天使拿走了一個未能擺書的書架、Regina以「使唔使買個衛星導航畀你」來挖苦阻礙了她的某修女,這些笑料在場面、言語編排上結合了可堪回味的想像力,沒予人純粹胡鬧之感。

劇中的歌舞編排和演繹則比《喜》劇更精彩,五位修女唱歌跳舞時的合拍程度(等於娛樂效果)有點像荷里活電影《修女也瘋狂》的味道,當然在同樣要演繹多首福音、騷靈歌曲的情況下,美國演員比《巴》劇的演員歌藝精湛得多。姚詠芝編排的舞步似足歌星開演唱會時講求姿勢美、走位靈活和人人要夠合拍的編舞效果,可見五位演員是花了很多心血練舞令歌舞場面悅目,亦由於《巴》的演出場地比《喜》大得多,演員跳起舞來更狂放、自在。

棺材盒子 黑色幽默

Regina於劇首嘲笑由徐碩朋設計的布景,說掛上「Grease」這歌舞劇劇名的布景跟《巴》劇完全不協調。為何要不協調?筆者看畢全劇後也體會不到箇中的動機或好處,是要表達布景設計師跟五個角色對搞籌款表演(為中毒致死的修女籌辦身後事的費用)同樣得過且過嗎?看來呈現不到這種效果。幸好,我甚喜歡台上那個像棺材的盒子,演員在這盒子出入便帶來一份能刺激觀眾想像的黑色幽默。台上有一輛跟布景同樣色彩繽紛的汽車,挺切合Anne這個愛駕駛的修女,只是在演出過程中不見善用這輛車。

《巴》劇不是志在逗觀眾笑及令觀眾覺得歌好聽、舞好看便算,劇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理想,可是當了修女後便感到理想遭埋沒或仍信理想會有實現的一天。修女生活與追求理想之間的衝突在台詞歌詞的刻畫下,有很多能使觀眾產生深刻感受、寫得具感染力的例子,如渴望當明星的Anne透過《配角的命運》唱出「候補嗰種感覺太無癮」以彰顯懷才不遇的愁緒,加上透過《我願領風騷》把「大家都心知衝出困局,至會有轉機」的做人決心唱出來,可見岑偉宗的歌詞能為Anne的實踐理想之路建立一條心路歷程清晰的脈絡。
 
載歌載舞 追逐理想

除了Anne外,愛跳芭蕾舞的Leo(張學良飾)與想當鄉謠歌手的Amnesia(邢灝飾)各有一首跟自己興趣、理想相關的獨唱曲,雖然這兩首歌未能像刻畫Anne追夢路的歌詞台詞般予人夠深入詳盡之感,但「一雙腳舞東舞西來又往」的戀舞歌詞與「伴我唱歌有和弦」的戀歌歌詞仍能活生生地勾勒出沉醉於興趣、理想的生活有多快樂,促使觀眾領悟:為何要活得身不由己?相比之下,筆者難從歌詞台詞中感受到Hubert(黃天恩飾)是怎麼的一個人。

劇中院長Regina憶述自己曾在馬戲團踏鋼索,戲份短得令觀眾無法對這角色如何踏上院長之路有多點了解,有趣是《巴》劇的續集(即早前「劇場空間」演出的《帶着矛盾去葡京》)續寫Regina那踏鋼索的往事。

如今《巴》劇五位演員載歌載舞地演繹了完場歌後,台上出現一個引領院長、修女們逐步走近的發光十字架,宣揚天主教的味道相當濃烈,把幾個角色對興趣、理想的愛生硬地淹沒了,令人覺得這編排是有點自私(導演是教徒)和不平衡。若此劇有機會重演,筆者想看到的結局是五位主角在自己的努力加信仰的支撐下,能打破生活困局並自在地為興趣、理想發光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