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溝通, 需要用力!

27/04/2016

「剛剛排戲時,聽個女話:『我哋好似好耐無4個人坐埋一齊!』這句台詞令我很有感覺!」《大龍鳳》的對白,讓資深舞台劇演員陳淑儀有感而發,這齣五度重演的地道喜鬧劇,靈感源自5年多前的網絡潮文,同在屋簷下卻各自為政的一家四口,一名待嫁港女與宅男兄長、退休父親和潮媽,精心策劃在自家的婚宴,上映一場揭秘式「大龍鳳」,喜劇效果源自悲劇處境,陳淑儀慨嘆:「點解這家人突然齊心起來?全因新郎哥一張網上流傳的情慾裸照,荒誕,所以好笑!我都是父母離世後,才懂珍惜與姊弟的相聚,以前全家要齊人食飯,竟是天大難事,你自己係唔係?」筆者冷不防被如此一問,尷尬地點頭:「真係幾難……」現代都市人,你又會如何回答?

零交流 夠貼地
陳淑儀,女性化名字配上豪邁男子漢,真人與姓名的反差,已甚具喜感,從成為同學的笑柄到練得自嘲解宭的本領,造就這位兩度稱帝的喜劇演員。今次參演《大龍鳳》,陳淑儀形容是跟導演盧智燊和編劇龍文康老友一齊玩,前者能準確拿捏喜劇節奏,後者擅於刻劃人物生命狀態,他飾演已退休的畏妻校長,「表面是道貌岸然,經常擺出正義姿態,其實是死頂,前妻自殺,是放不低的人生遺憾,劇本世界給角色的反差,正是喜劇的笑位。」長子吊兒郎當,沉迷網絡世界,女兒是來去匆匆的空姐,面對嫁錯郎的危機,科技縮短時空差異帶來的距離,網絡的方便,讓人毋須費力溝通,卻倍感疏離,「溝通,是這劇的重要信息。」劇裡的四口子,沒有典型電視劇齊人開飯的畫面,即使同枱食飯也近乎零交流,倒是「貼地」的家庭狀況。

怪獸與宅男
「我驚個仔都變宅男!」陳淑儀毫不掩飾為人父親的煩惱,因學習需要買平板電腦給讀中二的獨子,打機與學習的平衡,成為監管的兩難,「打機過癮又好玩,game over可隨時restart,有研究指從中得到的滿足感,跟生活冒險的滿足感相似,卻毋須面對真實挫敗,生活便會被電腦佔領。」陳淑儀慶幸從事戲劇工作,深明藝術在於陶冶性情,不致於催谷兒子補習或學琴考級,「戲劇關乎生活和人性,排戲總會傾社會、家庭、政治、人性……較多審視和反思,雖提醒自己不要太怪獸,但難免也會施壓,始終都緊張學業發展。」劇裡演校長,家裡為人父,其實陳淑儀也是作育英才的戲劇老師,劇中飾演其子的麥沛東,正是他在演藝學院教過的畢業生。淑儀老師自喻為守舊派,對屏幕前的溝通,甚有保留,「只躲在家裡讀劇本和上網,就懂演戲嗎?要理解角色,便要敢於與人溝通,接觸世界,觀察生活。」
 
嚴師 要求出力
陳淑儀強調學習演戲必先懂得面對面溝通,在課堂上,跟學生打成一片,卻從不透過社交網站與學生交流,「我主張師生保持適當距離,落堂來辦公室找我,甚至出來飲酒、食煙吹水也沒問題,面對面傾偈絕無問題,但需要時刻在facebook或Instagram關注我,我住哪裡、有無養狗、食自助餐……關你咩事?」他認為網絡溝通,多是表面化的自我表達,忽略了溝通要付出的心力,「我在英國讀書時,跟太太以書信來往,現在我仍然保留這些信,每封信都要put effort,溝通就是要用力,做戲也是,要花心機與人交流,認真地去聆聽和感受別人!」回看7年的教書日子,離任前教的是90後學生,「他們慣於上網看資料,知性很強且吸收快,但缺乏身體力行,身體觸感較弱,多抱消費主義,付費等老師教。」不過,淑儀老師視學習為一場冒險旅程,不管甚麼年代,殘忍風格不變,「正如學游水不能單看理論,始終要踢你落水,唔想死便要游,所以我會逼他們去到盡,尤其這一行,很殘酷,將來你踏上舞台,便會有人談論,若在同學面前都唔敢試,這樣的心理質素,還說甚麼做演員?」
 
蜘蛛俠小孩 妙論喜劇
擁有廿多年的劇場經驗,演而優則導的陳淑儀,作品以喜劇居多,他不諱言,很多觀眾甚至學生仍存有誤解,「以為懂做表情、大喊大叫、搞爛Gag便是喜劇演員,像《Sunday好戲王》隨便讀篇稿也可以流淚就是好戲?當然功力好的演員也可做到,但那根本沒有戲劇情景,也不屬於戲劇世界!」喜劇不應只流於表面,陳淑儀表明喜劇演員的責任不是造作地引人發笑,首要是掌握角色想法,認真地演繹,「我打個比喻,是真人真事,有個小朋友一身蜘蛛俠的裝束,坐在巴士站欄杆上,監視排隊的人。」此時,陳淑儀也配合劇情,聲畫合一地模仿那小孩發射蜘蛛絲的動作,「旁人覺得好好笑,小孩卻是好認真地扮演保護世界的角色,喜劇世界就是這樣,當然演員知道觀眾會笑,在演繹過程中,懂得運用技巧逗他們笑,但前提必須要了解角色的世界,做合理於角色的事。」喜劇,有不同層次,唔想笑完便算,識睇識揀,劇場還有很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