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笑聲裏的大龍鳳

28/04/2016

喜劇若以觀眾捧腹大笑為成功指標,嘻哈胡鬧一場已能輕易達標。中英劇團的舞台劇《大龍鳳》即將上演,講述準新娘準備在婚宴上拆穿準新郎與好姊妹鬼混的故事,台上鬥戲連場,幾次公演場內均笑聲不絕,然而導演盧智燊認為這部喜劇所以出色,正正在於它不刻意賣弄硬滑稽,人生本來荒唐如笑話一場,只須認真把處境演活,角色衝突自能引發觀眾心領神會的笑聲。

多年前,朋友間流傳着這樣一個故事——婚宴上,準新娘在播放兒時片段的環節播出了男方鬼混的照片,請賓客上前領回禮金離席,「我和阿康在想,女方所受的打擊之大,沒可能瞞過家人,一家人要聯手炮製這樣一場『大龍鳳』,心情一定很複雜,過程會是怎樣的呢?」中英劇團助理藝術總監盧智燊(Edmond)口中的阿康——龍文康於是以這個傳聞為藍本,着手編寫劇本,自己就擔當起導演,把這樣荒唐的處境搬到舞台上。

喜劇出身的Edmond自言非常看重如「珍惜眼前人」、「活在當下」等傳統價值觀,「其實這些老套道理人人知曉,為何卻知而不做?」他認為喜劇正能讓觀眾在笑聲中重新領略老掉牙的道理。《大龍鳳》並不只是一場引人發笑的鬧劇,更希望通過疏理複雜的家庭關係,生動描繪可貴的親情。

這次第五度公演,一連八場的演出將於葵青劇院舉行。沿用之前的做法,利用安置於天花的攝影機將睡牀上的演出實時投映,以及讓演員將WhatsApp內容演繹,都為演出增添玩味。這次同樣會加插仿訪談片段,預先邀請角色接受訪問,由於他們在鏡頭前發表的看法必定經過過濾,這樣能更立體地描繪出人物的性格和心思,「比如故事裏的岳父是退休校長,抒發對一夜情看法時滿口道德,但因當年在離婚前就跟學校書記搭上,訪問後期卻無法接話。而他現任妻子因為深明當第三者的心情,會告訴記者感情難以控制、愛情無分錯對,但被問及自己能否接受自己的子女成為別人的第三者,她卻斷言反對。」

Edmond認為,即使是一家人,彼此間都必然存有偏見,存在不便言明的心結,而故事中發生的家醜,卻正好引爆了他們各自的鬱結,反而慢慢拉近彼此關係。他舉例說,發現牀照的是新娘同父異母的哥哥,親母當年自殺原因不明,有人推測是為情所困,他可能會覺得繼母害死了自己媽媽,而對萬校長與現任太太的那段婚姻如何開始,家裏所有人一直有所避諱,表面和平的家庭關係其實繃緊,「事情發生後,女兒崩潰時直罵父親跟準新郎一樣是壞男人,而繼母發難時,突然對兒子大喊:『你別吵,你不是我親生的!』在爭吵裏也會對丈夫說:『婚外情這回事你最擅長。』這些都是很具傷害性的話,但正正是他們內心想法。」共同面對窘境,策劃在婚宴上的復仇計畫時,這家人逼不得已處理彼此關係中潛藏的問題,通過疏理複雜的心結,體會親情的可貴。

這次重演,找來了外表酷似嚴父的陳淑儀擔任岳父角色。本月才剛忍痛結束從病逝的何偉龍老師手上接過來的劇團,淑儀正慢慢適應回復自由人身分的生活節奏,對於目前有更多時間投入演戲,他笑說感到如放假般輕鬆。現實生活中同樣身為人父的他,這次飾演一位爸爸,可謂得心應手,「萬校長年輕時喜歡夾Band和追女仔,也曾年少輕狂過,性格不如表面嚴肅。有句台詞寫得很好——『到了這個年紀最緊要是小朋友開心快樂』。雖然很老套,但爸爸總是希望子女生活得好,其他甚麼都不要緊,這是真的。」

淑儀是行內公認出色的喜劇演員,談到喜感的培養、對喜劇的看法,他說自己也摸不着頭腦,「如果非要說,我想可能跟我的名字有關吧。」因為父母替身為男生的他取了個女性化名字,小學每年編新班,總是被同學取笑,「其實很心酸,不過久而久之自己就學習扭轉心態,學懂笑自己。到底也要自己解困,才能生活下去。」他認為喜劇形同此理,「我覺得喜劇的背景要是悲哀,才有深度。」他續說:「這部喜劇就是要讓你先了解生活的悲,才會懂其中的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