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這一回,公差成了嘍囉

18/08/2017

這仍然是個沒有英雄的年代,這仍然是個處處英雄的年代。

所以,《水滸英雄之某甲某乙》仍有它的市場。

《水滸英雄之某甲某乙》是筆者寫於一九九八年的舊作,取材自《水滸傳》的其中兩回,以仿戲曲的手法呈現。二千年於台北華文戲劇節首演,然後回澳作第二度公演,去年於澳門藝術節第三度重演,由許國權導演。當年於台北首演,頗受觀眾歡迎,當地的漢聲電台聯繫筆者以洽購演出版權,當年的電子通訊科技沒今天的發達,當身在加拿大的筆者收到訊息的時候,已是一年之後,因而沒有成事。新加坡本也有意安排某甲某乙押宋江往彼邦行走,惟因一些意外事件而作罷。多年之後,三人終於到了香港——香港中英劇團於八月在香港大會堂劇院上演該劇十場,並將之易名為《水滸嘍囉》,以作為該團二○一七/一八劇季的頭炮劇目。這一回,公差某甲某乙變身成為嘍囉。

中英劇團助理藝術總監盧智燊於去年澳門藝術節觀看過該劇演出之後,認為該劇論盡紛亂世道,恰可回應當今社會各種紛亂,因此情商交由中英劇團演出,由其親自執導,將結合戲曲、武術及意大利即興喜劇等多元手法演繹。筆者於日前觀看了他們的全劇綵排,導演和演員都很棒,以其認真的態度去排練一個鬧劇,整個演出笑位處處,可說沒有冷場。導演加插了很多聰明點子,而十多位專業演員雖不是戲曲出身,但戲曲身段、步法和把子功卻是有板有眼,最後一場仿三岔口的場口就排得很精彩,場面設計既結合了戲曲程式與創意,又讓演員有機會將本身的形體功夫發揮得淋漓盡致。除了三位主角之外,其餘演員都是一人分飾多個水滸人物,每位演員都頗有創意,能夠塑造出多個各具特質的英雄與嘍囉角色。《水滸嘍囉》不容易演,演員須以仿戲曲的手法表演,又須配合現場中樂的拍和,全劇充滿動感,對演員的節奏及形體技巧要求頗高。據說一眾演員自四月起已接受詠春、戲曲做手、西方劇場形體及面具表演等訓練,並聘了兩位戲曲及西方形體導師作指導。《水滸嘍囉》的中西合壁除了體現在導演和演員的表現方法之外,亦可見於音樂上,現場的中樂拍和,有由二胡拉奏小提琴的曲子,精彩處讓人辨不出樂器的中西。

宋江在史上的評價毁譽參半,有說他為人仗義疏財,有說他重名輕義。《水滸嘍囉》虛構了宋江一些言行,說的其實是一套江湖上位的政治哲學,屢屢可見今人應用於辦公室、商場、官場,和籠絡朋友。故事借調侃宋江以揶揄世間偽英雄,通過押解他的兩名公差某甲和某乙看他在名氣、財帛和本事的調度運用上,如何懂得慳名慳財慳力。宋江行走江湖憑其三句真言(純屬劇本虛構):“實不相瞞”、“冇相干”、“唔駛慌”,以示向朋友交心和一己的氣度豁達,藉此聚眾納賢。最終,讓某甲和某乙悟道的是:江湖上位,還是不離那套伎倆、兩個字的調度——“取巧”、“巧取”。

《水滸英雄之某甲某乙》完稿於二十年前,今天,時代變了,人心變了,梁山投了誠,江湖環境依然艱難險惡,真 · 假英雄莫辨;某甲某乙依然是供人差遣的閒人張三李四,向上流動不了,閒角始終成不了主角;平民百姓仍受官商盜欺壓,連茅寮也住不起。很喜歡中英劇團新劇季的主題——“亂 · 心不亂”,到底,亂世中一介草民該如何自處?惟有:江湖亂,我自——心不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