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成廣州人講粵語卻沒有粵語話劇看 粵語話劇:必須行動起來

27/02/2014

南方都市報(全國版) | B15 | 文化副刊 | By 顏亮

前日,廣東省演出公司、星海演出院線與香港中英劇團在琶洲會展中心舉行的廣東訂戲會上,簽署了“粵語舞台藝術戰略合作”方案。三方將實現粵語舞台劇創作、製作、宣傳和終端渠道的資源共享。

“在合作的第一階段,我們還是以引進中英劇團的優秀話劇為主。”廣東省演出公司總經理王煒告訴南都記者,香港中英劇團是一個有35年曆史的成熟劇團,以香港本土故事和經典文學作品為主要題材。目前可以確定的是,9月,中英劇團的新戲《大龍鳳》將會在廣州上演。

現狀六成粵語人群,話劇卻近乎空白“對廣州來說,粵語舞台作品,起碼得有一半以上才算正常。”王煒的這一結論是根據廣州市人口組成比例估算而來的,“與香港不同,由於外地人口多,粵語人群在廣州大概占到六成左右。”雖有龐大的粵語人群,但廣州本地的粵語話劇作品卻是乏善可陳,幾乎一片空白。

“這塊的市場其實非常大,你看黃子華的棟篤笑,每次來廣州,都是一票難求。”根據王煒的計劃,目前省演出公司在廣州市第二少年宮運營的小劇場每年將會做大約十部小劇場話劇,其中半數將會是粵語話劇。“這些作品成熟之後,將來會在院線中運營,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但廣州的話劇市場,對本土粵語話劇題材,能否出現像黃子華棟篤笑般的火熱,仍讓人充滿疑惑。去年在香港風靡一時的香港話劇團粵語話劇《有飯自然香》移師廣州後,票房成績並不理想。

對此,王煒表示,他們也做好了長期準備,“不是說一部作品一宣傳就會火的,這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廣州長期沒有粵語話劇,如果猛地來一部作品,你很難讓它一下就做起來,最關鍵還是要靠長期的耕耘,慢慢培育出這個市場,“我們現在有個小劇場,所以能模擬百老匯的模式,不管怎麼樣,先立起來,再來帶動更多人來做本土粵語話劇。對演出行業來說,這個氛圍實在太重要了。”經驗從挖掘、培育原創粵語劇本做起香港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對此次合作,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我非常喜歡‘戰略’這個詞,這次合作,對我們雙方而言,都具有戰略性,這是一場文化的戰爭。”“在香港,經常會有人問起,香港文化究竟是什麼?很多香港人都會回答說香港是中西文化交匯的地方。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香港文化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粵語。”古天農說,香港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城市,用粵語在寫作、做電影、做話劇、做音樂的,這可以說是香港最最重要的東西。

“以我們在香港的經驗,要想持續做下去,最重要的就是劇本。”古天農建議道,可以在廣州舉辦一系列話劇劇本比賽,公佈一批好作品,“將來也可以有人專門過來開班訓練學生,香港現在也有一些戲劇論壇和校園戲劇節,我們很多的劇本就是從那裡來的。”古天農表示,廣州有很強的話劇基礎,他希望通過雙方深度合作,可以在3年以後,能有廣州本地題材的粵語話劇作品出現,“這些都需要安排,但如果有時間,我們希望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我們現在努力通過各種渠道找好劇本,包括在網絡上,靠專業編劇是遠遠不夠的。”王煒介紹,廣州有自己的特色,如廣州媒體中也有不少寫作能力很強的人,這些都是有待挖掘的重點對象。“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須行動起來”。

對話

原創劇在香港最難得

南都:香港話劇團到廣州來演出比較多,中英劇團相對比較少。就香港的話劇市場來說,你們與香港話劇團的區別是怎樣的?

古天農:香港話劇團人很多,他們從政府獲得的經費也比我們多很多。我們所有人加起來才40個。正因如此,我們演出的劇目相對就比較集中了,會比較重視帶有教育內容的劇目,比如說我們會演出像《海倫·卡勒》這樣的作品,它的主要受衆就是學生。除此之外,我們也比較擅長喜劇題材的作品,這些作品也會比較適合學生來看。而且我們也想培養家長帶小孩子一起來看的興趣。

南都:你們也曾做過《第十四堂星期二的課》,改編文學作品,是不是也是你們的重要內容之一?

古天農:是的,我們在香港做了很多翻譯的文學作品。比如說《第十四堂星期二的課》,我們是第一個用粵語來演出的,在香港很受歡迎,我們也曾在北京用粵語演出,很多觀衆都非常感動。這台戲並不完全是喜劇,但它也不是悲劇,只能說是一部正劇。

除此之外,香港本土題材也是我們的重要內容。我們也會培養自己的編劇,在今年,我們就邀請了一個香港演藝學院的畢業生來我們劇團,給他們機會;除此之外,我們也會邀請一些有經驗的編劇給我們創作作品。原創劇在香港是最難得的,你需要花很多時間去修改。

南都:你剛剛也提到,你們的原創劇都是以香港本土故事為題材。這次你們帶來廣州的《大龍鳳》有沒有考量過廣州觀衆的需求?

古天農:所以在來之前,我們會請廣州的專家觀看整台戲的錄音,希望能聽聽他們的意見。但我覺得《大龍鳳》來廣州應該問題不大。這部戲講的就是我們當下的生活。現在很多人天天就是玩手機,經常會用手機拍照傳到網上去,《大龍鳳》講的就是這裡邊的故事。

這部戲在香港演出時,引起很多年輕人的共鳴。我來廣州後覺得和香港很像,你們這裡一樣上網,一樣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我相信這部戲也一定會適應這邊的年輕人的。當然,這部戲並不是只給年輕人看的,它講的實際是在互聯網時,家庭里遇到的一些事。我相信,這些事,肯定也會發生在廣州的家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