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陳智燊 陳雋騫 演繹「歌仙」父子情

10/09/2019

信報財經新聞  |  C04  |  影音文化  |  焦點人物  |  By 林艷虹

享有「歌仙」美譽的陳歌辛,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創作多首名作如《恭喜恭喜》、《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等流傳至今,歷久不衰,同時影響後世的華語樂壇。然而其一生經歷社會動盪,曾被日本和國民黨監禁,其後送往勞改,在亂世下堅持寫歌,為百姓打氣,其子陳鋼自幼接受嚴格音樂訓練,成為知名鋼琴家及作曲家。

陳智燊(Jason)及陳雋騫(Phoebus)將於中英劇團新劇《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分別飾演陳歌辛和陳鋼,兩人日前分享了在舞台上重現歌仙父子事跡的深刻體悟。

對於初演舞台劇的Jason而言,現在的心情是既興奮又緊張,他在《人生原是一首辛歌》(10月12至27日,葵青劇院演藝廳)中飾演陳歌辛。他坦言最初不知道誰是陳歌辛,只記得每年無綫新年節目都會唱《恭喜恭喜》。

「我想這是很多人的通病,聽導演堅叔(張可堅)說,新一代年輕人都會唱《恭喜恭喜》,聽過《夜上海》或哼得出《永遠的微笑》,但不知是誰創作,我也不例外。現在做舞台劇邊演邊學,了解更多,希望觀眾欣賞美妙音樂之餘,更記得幕後創作的人。」他指舞台劇呈現陳歌辛生平,劇本主題圍繞着愛,包括陳歌辛對太太、對音樂及對兒子陳鋼的愛。

飾演陳鋼的Phoebus,早於8歲便參演中英劇團劇目《尋找男子漢》,他謙虛地說:「劇團的演員很出色,我相信導演,相信對手,Jason本身是有經驗的演員,唯獨我對演出擔心,所以戲份不多,多負責音樂表演部分。」

陳智燊隔30年再練琴

Phoebus曾擔任音樂劇《馬路天使》的音樂總監,接觸許多陳歌辛的音樂,從而迷上他。他指陳歌辛有印度血統,上海出生,四十年代南下香港,創作了《夜上海》和《花樣的年華》等作品,影響後世不少音樂創作人。

Phoebus表示:「陳歌辛一生很慘,但音樂方面他是幸運的,上海於1849至1943年為法租界,當時湧入很多蘇聯人,由最初雙位數字增至後期的8000人,他們住在法租界,其音樂文化啟發後來的音樂人包括知名鋼琴家傅聰,陳歌辛的音樂更可說是出於污泥而不染。」

他最喜歡《永遠的微笑》,形容這是一首完美作品:「好到一粒音都不想改。」另一首對Phoebus影響深遠的是《花樣的年華》:「爸爸(著名編劇、作家及填詞人陳鈞潤)喜歡唱歌,在家人朋友面前經常演出這首歌,每次聽到就想起爸爸。」

陳歌辛是音樂天才,Jason笑言自己不是。「30年前我曾學過鋼琴,考試及格多一分,都是小時候父母迫我學,彈了一年多便放棄,學樂器除了自律,興趣也重要。今年重新再練,以超過40歲的男人的自律性來學,才發現成功彈到一首歌,那種開心滿足感難以形容,我很嚮往克服困難的過程。」

為了真實呈現陳歌辛一生,創作團隊向陳鋼搜集資料,更邀得他擔任舞台劇的音樂總監。Phoebus回想與陳鋼見面情景:「Jason不飲酒,我飲了紅酒,捉着陳鋼傾談,說我最喜歡他的《陽光照耀着塔什庫爾干》,怎料他回應『這首曲作了那麼長時間,我未試過由頭到尾彈得啱』。而他最著名的是《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也是這次舞台劇重點,劇中有段提到兩父子交流,爸爸很愛兒子,但怕連累兒子前途,他一聽到兒子這首歌就很感動。這首歌我早前在演藝學院跟西崎崇子演奏過,很深刻。」

現實中陳鋼20歲後很少接觸父親, 他想在音樂事業上發展,需要與被指為反動分子的父親保持距離。Jason慨嘆:「劇中兩父子同場的機會不多,雖然不常見但關係好,透過音樂拉近距離,這種浪漫情懷在現今社會找不到,特別是想見卻不能見的無奈,我未曾有過這種辛酸,所以這是演戲好玩之處。隨着時代環境不同,現在的幸福以前未必有,以前的浪漫現在未必找到,所以盡量投入、多點感受。無論是對兒子、太太或工作我都投入,自問是OK的爸爸,每天回家待兒子睡覺才做自己事,朝早提前起床陪他玩才上班,最重要是平衡和分配時間。」

陳雋騫不會在家彈琴

Phoebus對飾演陳鋼一角格外深刻:「有一段提到媽媽找兒子,問可不可以要一份簽了名的《梁祝》樂譜給爸爸,但那個時候他要跟反動的爸爸劃清界線而拒絕,這是戲。現實中我爸爸身體不好,到醫院覆診,媽媽經常問我幾時探爸爸,我說不行,今晚要綵排,想到這裏便十分感觸。」

有「鋼琴王子」之稱的Phoebus,自小被父母催谷讀書。「我想我的音樂細胞是隔代遺傳,爸爸只負責音樂的文字翻譯,反而是從祖母身上感受演奏的魅力。現時我不想強迫女兒發展音樂,自己亦不會在家彈琴,不想讓她們有壓力,兩個女兒讀書好,而且滑雪很叻,這方面我遠遠不及。」

Jason聽罷不禁說:「我和太太反而沒有什麼專長,可能這樣兒子什麼都叻。」Phoebus笑說:「這樣最好,建議不要精英制家庭。」

Phoebus於2003年沙士時大學畢業搵工,只有兩份工作有面試機會。「記得去海洋公園見工,對方問do you like sea animals,我回答I love seafood,我覺得他不會請我,所以想讓他印象深刻,事隔多年再收到對方電話,問我還有沒有興趣。我不敢說人生有過低潮,畢竟我們生活幸福,陳歌辛面對的是社會動盪。」Phoebus的音樂路是邊走邊發掘意義,最初他沒想過音樂可以感染別人。

「直至在商場演奏吸納了一班精神病患者和智障人士,他們點歌我便彈奏,原來平日沒人理會他們,我才發現音樂的意義。即使我獲獎、很多人說我成功做到中西音樂橋樑,我不會因此自豪,因為任何人都做得到。但你如何透過音樂去播種,幫助和鼓勵一班低下階層的人成功踏上夢想舞台,這才重要。」

在英國長大的Jason於2000年大學畢業,2004年回港發展,考入無綫的藝員訓練班,及後簽約成為旗下藝人,做主持及拍電視劇,去年離開無綫。現年41歲的他分享:「很多人都問我覺不覺得自己捱過?其實我爸爸17歲到英國,不懂英語,又窮困,只能做餐廳,有時忙得睡在櫃面。我回流香港懂中文,沒有文化差異,怎會辛苦?而且自問讀書成績不錯,有獎學金升讀大學,工作未至於一帆風順,但講不上辛苦或捱過。」

他期待能與更多不同的人合作。「現在不只可以拍電視台的東西,想到什麼『橋』也可以找人分享,拍網劇什麼都好,不會沒有機會。」

場地:御一空間

撰文:林艷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