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然於語言的力量

04/09/2019

星島日報 | E05 | 文化廊 | 沿圖有話 | By 黃子翔

去年看了中英劇團的《羅生門》,今年再次欣賞重演,社會氣氛使然,感受更深,更加領會到真相之難測、語言之不可信。

《羅生門》四位涉案者,包括被殺的武士,還有「兇手」多襄丸、武士的妻子、目睹事發經過的樵夫,四個人四把口,說的證詞都不盡相同,最矛盾的是,四人都有可能殺了武士,就連被巫婆召喚重回陽間的武士靈魂,都聲稱最後是自盡了結生命。他們為了不同原因,都講大話,兇案當前,卻沒有真相可言,人性之醜陋黑暗可見一斑。

好聽一點,這叫說話技巧、語言藝術,同一件事,你說跟我說,效果完全不一樣。語言之不可信,在於可以刪減,可以修飾,可以優化,可以不盡不實,可以自說自話,可以自圓其說,甚至,可以說謊,可以扭曲。又或者,立於偏見、概定想法之前,事實甚至變得不重要,相信,才是一切,在這個「後真相年代」,隨處皆見。更甚者,官字兩個口,一加一,就是三,平民百姓適者生存,何敢不從,觀眾在《羅生門》裏,看得太多了。

然而,總有超然於語言、說話的東西,正如人總在追求真善美,雖然人性醜陋黑暗。正因為不完美,才值得繼續追求。《羅生門》結局,大師在屍橫遍野間,找到了初生嬰孩,他象徵希望。是的,希望,便是其中一個超然於語言的力量。

文:黃子翔 圖:中英劇團

jan.wong@singtaonewscorp.com

####

中英劇團的《羅生門》今年重演。

《羅生門》四位涉案者,四個人四把口,說的證詞都不盡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