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英劇團導師助基層學生蛻變

17/08/2019

信報財經新聞 | A09 | 獨眼人間 | 人言人語

生命充滿未知,因此才有驚喜;我是何敏儀(Jenus),中學成績不俗,但性格反叛,會考故意失手,升不上中六,卻因緣際會找到真正興趣:表演藝術。演藝學院畢業後,投身這行二十載,2008年起為中英劇團擔任客席戲劇導師,專在元朗、天水圍及東涌選角,為基層學生提供訓練,最終上台表演;戲如人生,我希望透過戲劇改變他們人生。

我是家中獨生女,父母外出工作,自小集慣一個人留在家中(那些年未有嚴謹的保護兒童法例),無聊時擺碗碟扮茶客,向空氣念對白,試過嚇怕鄰居阿姨,驚問:「敏儀,邊個喺你屋企?」愛角色扮演,但沒想過當演員,有時倚窗望着街上途人,會幻想他們為何在這裏出現、背後有什麼故事,現在回想,沒變自閉算難得。

不愛讀書,考試靠天份,所讀中學的銀樂隊及舞蹈學會很出名,我申請加入,銀樂隊說我不懂吹奏拒收,舞蹈學會又嫌我個子矮跳得不好看,簡直豈有此理!直到中三來了位熱血班主任,大搞制服團隊做義工,我積極參與課外活動,母親因擔心會荒廢學業而大力反對;為爭口氣,大考時我爆發「小宇宙」,獲全級首名,以成績說服長輩,且在校內一炮而紅。

看《孤星淚》驚覺藝術力量

以我當年學業水準,升中六不難,惟因不認同某老師處事方式,出於反叛,會考故意在其任教科目失手,拿了個「U」(Unclassified,F以下成績均不予評級),原校直升無望,去其他學校叩門,人家問為何有科成績特差,我如實相告,結果被拒諸門外。

接着自修重讀,成績更差,升學無路,在快餐店做兼職,那時有非牟利組織為店內員工設獎學金,我有幸考上,到美國東岸康涅狄格州讀一年書,什麼都想試,見有舞台劇遴選就參加,竟給我入圍,才知自己也有唱歌跳舞天份。

康州與紐約很近,閒時去百老匯看音樂劇,《孤星淚》很震撼,於是買最便宜的學生票坐在最後排觀賞,眼見五湖四海觀眾互不相識,會為表演動容哽咽,當下雞皮疙瘩起來,原來藝術影響力如此強大。

自中五以來我一直問自己三個問題:「喜歡做什麼?能力做到什麼?應該做什麼?」那一刻終於明白,「表演藝術」就是答案;在美國老師推薦下,考入香港演藝學院,初時母親極力阻止,覺得演藝界是品流複雜的大染缸,罵我貪慕虛榮發明星夢,我爭取試半年,後來見我沒變花枝招展,才逐漸接受。

難忘2年打開男孩心扉

我愛表演藝術,曾猶豫是否適合當演員,因自知性格太倔易得罪人,直到畢業演出後,一位素未謀面但我很敬重的業界前輩肯定我的表現並加以勉勵,令我放膽踏上演藝之路。

2008年中英劇團成立青少年音樂劇團,在天水圍、元朗(後擴展至東涌)招募8至17歲基層學生,提供戲劇訓練,翌年暑假演出,時任藝術總監古天農找我負責這項目。雖然來回交通時間較實際教班更長,不過反正星期日得閒,工作又有意義,遂一口答應,且愈做愈起勁,原本一年項目變成常規化至今。

坊間劇團或專揀有天份、表演欲強的新秀去培訓,我們捨易取難,愛選天資平平,甚至五音不全的小孩,他們多較內向及欠自信心,因此更需要支援。曾教過一位男孩,成長過程或許有些不愉快經歷,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常與他人爭吵,更試過咬傷我的男同事,結果花了2年循循善誘,打開其心扉,終見到小面龐綻放開心笑容;我們不單教戲劇,也教做人。

劇團資源有限,我身兼編劇、導演、編舞及歌曲處理等。孩子們水準參差,編劇方面很傷腦筋,要因應各人能力,度身訂造角色,確保個個有對白,見到他們因戲劇而蛻變,再辛苦也值得。這些年我編寫無數劇本,然而無法保證舞台上的小朋友現實中的故事能否有happy ending。際遇無常,自己可以做到的,是透過戲劇讓他們成長,活出精采人生。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何澤

#獨眼人間 #人言人語 - 中英劇團導師助基層學生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