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邱瑞雯

高級駐團戲劇導師

外展及教育的工作,是透過學員之間分享故事去構建屬於他們的劇作。中國人保守,以為無關痛癢的事都少提,然而有些潛藏的記憶,騙不了腦袋中的海馬體。


曾經有一位伯伯和我們分享他跟一位好兄弟的故事。他們年輕相識,感情深厚到承諾日後兩人各自成家要指腹為婚。就在風華正茂的時候,好兄弟要遠渡重洋,到尼日利亞做開荒牛。二人最初仍有書信往來,但半年後音訊全無。伯伯很擔心,用盡一切方法,甚至致電紅十字會幫忙,可還是下落不明。事隔40年,伯伯仍不時在Facebook碰運氣,看看會否找到失聯的好兄弟.......

伯伯初初說起這事時淡然冷靜,像在轉述別人的故事。後來,故事成為劇作,由讀劇、綵排、入台、每場演出,伯伯都哭,我們都知道,每一滴都是懷緬好友的真誠眼淚。


我想沒有多少人能明白,牽腸掛肚40年是何等的折騰。伯伯就似坐着一輛單人飛機,在無盡的黑夜裏一直航行,遍尋不獲那個約好的目的地。如果不是參加了我們的計劃,他也許這輩子都沒機會跟人聊起這件「無關痛癢」的事。


那天演出之後,還未落妝的伯伯步出大堂,正在等候他的家人湧上前給了他大大的擁抱。我後來經常回想起這個情景。在尋人的旅程上,我們幫不了伯伯,但或許這裏可以是他飛行上的中途站,披風帶雨走了很多回,就在這裏暫時降落,給自己加加油,抒發一下鬱悶飛行的苦水,之後再繼續上路。披風帶雨,繼續上路。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藝術碩士,主修戲劇教育。加入中英劇團前,邱氏曾於Theatre Noir 擔任課程統籌主任,為多個教育機構策劃戲劇活動及課程,以促進中、小學階段的英語學習。合作機構包括英國文化協會(莎翁戲劇教室)、教育局(教師專業發展工作坊)、香港科學館(科學之旅)、香港濕地公園(教育劇場)、西九文化區M+(City Hunt x 霓虹@香港─親子工作坊)。

除策劃戲劇教育活動外,邱氏亦活躍於台前,並擔任多間中小學校慶音樂劇的導演,作品包括《國王與我》、《歌舞青春》、《仙樂飄飄處處聞》,青年劇場《白牆內》和社區劇場《聖訴》。此外,她亦曾為英國文化協會與香港科學館合辦的「活的科學」巡演演出擔任戲劇傳譯 ,包括《生物多樣性節目:吃掉世界》、《超級英雄大揭秘》和《力的世界》等。邱氏曾於多個香港濕地公園主辦的教育劇場演出,包括《大師:霸王葉春蜓》、《小小家庭大冒險之迷失濕樂園》、《昆蟲大合奏》、及社區劇場《Spoken Light她們的情詩》和《Spoken Light 再讀情詩》。她也為「WYNG大師攝影作品展」的首屆展覽擔任導賞團的設計及講解。

加入中英劇團後,邱氏得以延續及發展其「即使是在幼兒園階段,亦可以戲劇作為教育」的理念。同時,她亦曾導演多個青年劇場作品:《功夫到家》、《舊年華.新葵青》及社區口述歷史劇《城·東·散·聚》;互動教育巡迴劇場《石硤尾大火》、《媽媽生病了》及《尋找噴火龍》。

外展及教育的工作,是透過學員之間分享故事去構建屬於他們的劇作。中國人保守,以為無關痛癢的事都少提,然而有些潛藏的記憶,騙不了腦袋中的海馬體。


曾經有一位伯伯和我們分享他跟一位好兄弟的故事。他們年輕相識,感情深厚到承諾日後兩人各自成家要指腹為婚。就在風華正茂的時候,好兄弟要遠渡重洋,到尼日利亞做開荒牛。二人最初仍有書信往來,但半年後音訊全無。伯伯很擔心,用盡一切方法,甚至致電紅十字會幫忙,可還是下落不明。事隔40年,伯伯仍不時在Facebook碰運氣,看看會否找到失聯的好兄弟.......

伯伯初初說起這事時淡然冷靜,像在轉述別人的故事。後來,故事成為劇作,由讀劇、綵排、入台、每場演出,伯伯都哭,我們都知道,每一滴都是懷緬好友的真誠眼淚。


我想沒有多少人能明白,牽腸掛肚40年是何等的折騰。伯伯就似坐着一輛單人飛機,在無盡的黑夜裏一直航行,遍尋不獲那個約好的目的地。如果不是參加了我們的計劃,他也許這輩子都沒機會跟人聊起這件「無關痛癢」的事。


那天演出之後,還未落妝的伯伯步出大堂,正在等候他的家人湧上前給了他大大的擁抱。我後來經常回想起這個情景。在尋人的旅程上,我們幫不了伯伯,但或許這裏可以是他飛行上的中途站,披風帶雨走了很多回,就在這裏暫時降落,給自己加加油,抒發一下鬱悶飛行的苦水,之後再繼續上路。披風帶雨,繼續上路。